• 首頁
  • 關于我們
  • 案例中心
  • 八大優勢
  • 景觀資訊
  • 公司内刊
  • 招賢納士
  • 聯系我們
  • 景觀中的安全性就那麼重要嗎——美國淚滴公園

    文章來源:未知發布時間:2018-05-23浏覽次數:

      故事開始,在景觀設計的工作中,我們經常聽過一個詞叫做城規七線什麼鬼~ 在規劃中我們總能看到這種紅紅綠綠線勾畫的圖 大緻就是用不同顔色的線标識不同的規劃内容。譬如紅線就
     
      故事開始,在景觀設計的工作中,我們經常聽過一個詞叫做“城規七線”。
     
      在規劃中我們總能看到這種紅紅綠綠線勾畫的圖
      大緻就是用不同顔色的線标識不同的規劃内容。譬如紅線就是城市用地規劃控制線,藍線是水域保護區,綠線是綠地控制範圍等等。而我們所謂“景觀設計”的工作就是在這些線中跳舞,如果你是新手,就會有師傅或者領導過來耐心的告訴你,這條線千萬不能碰,那條線也不能碰。
     
      說到底就是為了人的安全,希望把人圈在一個絕對安全的領域。
     
      有個設計師在大草坪中種了一棵孤景樹,領導就嘀咕站在樹下照相會不會被閃電劈到……
     
      額,确實有劈到的可能。
      我們現在做的這種所謂的絕對安全的設計就是好的嗎?著名建築公司big在幾年前的一個動物園方案中就大膽的把動物園做成了個圈,把人全部圈在裡面(方案中有人進入自然的通道),這其實也是對人對環境的反思和嘲諷。
     
      俞孔堅老師在他金華燕尾洲公園的方案中,大膽的在洪水線内架橋做平台,他曾經說過,為什麼為了預防一百年一遇的洪水,卻要失去九十九年的美景。我想這也是對人和自然關系的思考。
     
      下圖是20年一遇洪水淹沒的實景,即便如此,步行橋仍然可以通行。
     
      今天我們暫且不區分孰好孰壞,至少在這篇文章中,我隻是認為現在大多數中國的建設割裂了人和自然的關系,為了安全的安全難道不就是監牢嗎?
     
      好,讓我們帶着這個疑問來看看這篇文章的主角——淚滴公園。
     
      我們先來看看ASLA對于它的評價:
      它是一個真正的都市綠洲,景觀設計師在一個幾乎不可能的場地上采取了大膽的措施。它提供了私密性的場所,這對公園綠地來說是比較難做到的,它讓人忘記了身處城市和周邊的建築,它老少皆宜。——美國景觀設計協會(ASLA)
      淚滴公園這個名字就很有趣,如果在中國,單名字的含義就要解釋半天吧。但介于國外有各種各樣的淚滴系列(可能隻是人家覺得淚滴很小很精緻,所以很多小的地方都叫teardrop),我們就可以理解為這塊地方非常小。
     
      到底有多小呢?
      淚滴公園位于曼哈頓下城區的南側,隻有7300平方,四周均在高層建築的包圍之中。
     
      如果你的觀察力足夠敏銳,仔細觀察這過分筆直的河岸線,你就能明白這塊地其實是圍填造陸形成的。
     
      而一般情況下,這種對于自然的反叛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比如迪拜的世界島(現在已經沉沒了很多)。
     
      雖然在外圍築有防波堤,世界島還是在被自然不斷的吞噬。
     
      淚滴公園這塊地雖然沒有沉沒,但也面臨着沉降的危險,同時光照不足,土質沙化,河風淩冽都是非常不利的因素。
       其實說白了就是不适合人的居住,但由于紐約的土地真的太珍貴,所以想方設法也要讓人在這裡活下來,而且活的有品質~
      那麼怎麼辦呢?
      我們知道科學家正在搜尋适宜人類居住的星球,說不定哪天就去火星殖民了~
     
      異形契約中的殖民飛船
      探尋這些星球是否适宜人類居住,最最重要的指标就是氣候,适宜的大氣就會帶來液體水和氧氣、适當的溫度。所以在一切必選項面前,氣候肯定是首先考慮的。
      在淚滴公園中,設計師首先分析了場地的小氣候,英文叫做micoclimate(微氣候)
     
      通過光照分析表明,由于坐落在公園旁邊的公寓高度過長,65~72米左右,造成了場地中大面積的陰影。這種地形非常特别,它很像山谷。
      公園整體設計成“北高南低”的地形,孩子和他們的家長置身峽谷中,四周高大的建築就像高山,漫步其中就像行走在峽谷中一樣,享受自然的樂趣。北面就像山丘,南面就像山谷。

       北部大面積綠地有充足的日照時間公園最大的碗形草坪位于公園北部的山坡上,草坪中間向下凹陷,就像一個碗的形狀,凹形空間對人産生包容感,吸引人群在此停留,人們坐在草坪上感覺到被大地包容的親切感。
      
      公園南部主要依靠疊石,同時配置沙地和感應水池。營造各種适合兒童活動的小空間。

      南北兩部分形成動與靜,堅硬與柔和,山丘與腹地,積極與消極的對比。
      而把南北兩部分劃分出來的是一個名叫冰水牆的高牆。

     
      冰水牆
      冰水牆的得名,源于一年四季不斷從石縫中流出的細流,夏天牆面被苔藓所覆蓋,綠色的生命把牆面點綴的生機勃勃,冬天水結成冰,牆面更增添了一些神秘與冰冷。作為全園的景觀中心,冰水牆滿足了景觀功能的同時,成為了公園的标識和名片。
     
      這塊似乎有着魔力的牆,分隔着所謂的積極空間和消極空間。他就像一塊屹立在公園的紀念碑,見證着藝術和技術在自然界的融合。也體現了設計者想通過對自然的提煉喚醒人們對自然的記憶。而不是單純的模仿和僞造。
      整個公園就像catskillmountains(卡茨基爾山脈)中的一個峽谷,冰水牆以北,高程較高的丘陵地帶,象征着山丘,以南則高程較低,象征着山谷。公園通過地形改造将自然界豐富的地形地貌濃縮于一園之中。
     
      冰水牆能讓人聯想到紐約州的地質情況,每個藍灰砂岩石都保留了他們原有的天然形狀,顔色和不規則的表面。
      冰水牆在分割公園南北空間的同時,也是聯系公園南北的唯一通道。隧道像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入口,南北風格迥異,功能交錯的兩個空間被石牆上狹小的通道聯系在了一起。
     
      有趣的地方來了
      有趣的是,在方案中找到了很多不同尋常的地方,比如冰水牆鋒利的石片,沒有安全措施的滑梯,泥濘不堪的沼澤……如果願意,你似乎能在公園的每個角落找到安全隐患。
     
      比如這條定制的不鏽鋼滑梯長14m,坡度相當陡峭。
     
      設計師把公園定義為一個可以攀爬、探險并存在這一些危險的公園。和其他公園無聊單調的兒童活動器械不同。淚滴公園更願意用自然的元素在提高孩子的參與能力,鍛煉他們的探險意識和動手能力。
      
     
      這就很令人奇怪了,作為設計師不是應該盡量杜絕設計中的安全隐患嗎?怎麼還會故意設計一些潛在危險呢?
      自打原始人住進了岩洞,人類就意識到戶外是危險的,哪怕到了中世紀人們每次出門還是提心吊膽,不僅要防着野獸出沒,還要注意這腳下崎岖的路(其實當時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路),這點倒是和中國的古代很相似。
      即便到如此發達的今天,在城市中,我們也不能說戶外就是絕對安全的。
      而另一方面,人類則一直喜歡追尋刺激和冒險,看看貝爺的荒野求生和各種極限運動吧,人們一直在試圖向自然界宣誓主權。
     
    貝爺求生
     
    高崖跳水
      所以,至少我們要承認兩點:
      第一,大自然本來就是危險的,或者說,不是絕對安全的。第二,冒險和尋求刺激是人類的本能。
      寫完這兩句話,才覺得特别像劉慈欣《三體》中的黑暗森林法則。
      anyway,淚滴公園使用的石頭、沙子、水和植物都是自然的基本元素,它試圖營造的是一種自然空間,而自然是一定會潛藏危險的。
     
      其實危險與安全都不是絕對的,它們就像硬币的兩面,相斥相生。隻有正視了這一點,我們的景觀設計才不會淪為無聊的綠化。
      人們從探險中才能獲得更多對于安全的經驗,也能感悟到人生的意義。如果有機會大家可以和周邊喜歡冒險的朋友交流,你也許會發現他們比你有着對這個世界更深刻的認知。
      話說回來,有小夥伴肯定會說,那總不能把所有的景觀都弄成原始叢林吧,讓人們回到茹毛飲血的時代嗎?
     
      給人們選擇的權利
     
      當然不是,我們必須要先做到基本的安全,但如果人們想探險或者尋求某種刺激,那麼至少要給人們選擇的權利。
      我們舉幾個栗子,冰水牆每片石材看上去都鋒利無比,但很多人喜歡攀爬,為了保證冰水牆的堅固,石頭首先在采石場組建,以便最大限度的對石頭匹配,然後将石頭拆開編号,運到公園場址重新組建。每個石頭之間都填滿了黑砂漿。以保持整個牆壁的最大安全性。
       所以人們可以安全的在牆下通過,你如果想,也可以冒險爬上去看看風景。在我看來它至少給了人們選擇的權利。
       還有沼澤地是公園最具探險功能的活動區,内部植物茂密,道路彎曲,引導人們對未知進行探索。由于設計中大量使用石塊,設計師對石塊模型做了試驗,用泡沫模闆做成石塊的形狀放置其中,數周後觀察模型的磨損程